[信贷]寻路公益小贷 必须要有适合农村实际的好模式

时间:2012-02-28 13:34: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点击:562

贷款难,不只是当前小微企业面临的问题,在我国广袤的农村地区,还有这样一个群体对资金的需求也如饥似渴,他们就是成千上万的普通农户,特别是处于最底层的贫困农户。

 

可能单个农户需要的资金只有几千元钱,但有了这笔钱就可以改变一家人的生活条件。然而,低成本、高风险却让各金融机构放弃了这个群体。针对此问题的愈发严峻,日前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段应碧接受了《农村金融时报》记者的专访。

 

早在1996年,中国扶贫基金会就开展了小额信贷扶贫项目试点,以提升农户自立能力和增加农户收入为目标。“农村的金融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好,我们现在必须为解决低端贫困农户的金融服务问题探个路。”段应碧说。

 

农村金融供给不足

 

政策关照缺位,政策制定笼统,是造成当前农村金融服务落后的原因

 

“过去,金融机构在农村基本就是个抽水机,从农村大量的吸收存款用于城市建设,这个趋势可以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在段应碧看来,现有金融模式更多是按照城市社会和工商业设计,与农村的实际情况、农业的自身特点和农民的现实需求有较大差距。

 

从实际来看,农村金融所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企业,一类是农户。企业有大中小之分,农户也有大户、一般农户和贫困农户之分,他们对金融的需求不同,得到的满足程度也不同。

 

段应碧回忆,原来中央的办法多是对大银行施加压力,要求银行加大对农户的贷款投放力度,而事实上大银行基本做不到。政策关照的“缺位”,加上未能对农村金融存在问题进行系统分析、政策制定笼统,是造成当前农村金融服务落后的原因。

 

为扭转这种落后的局面,尽可能满足不同层次农户的不同需求,大型商业银行开设了专门的农业信贷部门,小额贷款公司及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也先后进入人们的视野,国家力争满足农村金融需求的决心表露无疑。

 

据权威机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年末,全国已有小额贷款公司4282家,贷款余额3915亿元,全年累计新增贷款1935亿元;共设村镇银行726家。

 

虽然涉农金融机构的种类增加,增速加快,但实际所发挥的助农作用却不能与之成正比。大银行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大企业、龙头企业;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在解决中小企业和农户中的大户上作用更加明显,而剩下的一般农户和贫困农户的问题要怎么解决,这个才是最难的。

 

“过去一直要求扶贫贷款、扶贫贴息贷款增加再增加,但操作起来的效果却很不理想。一方面是有近70%的贷款收不回来,另一方面是大量真正需要贷款的贫困农户根本拿不到贷款。”段应碧说道,“现在我们就是要啃这块硬骨头,方式方法还得慢慢的探索。”

 

按农村特点解决问题

 

解决一般农户和贫困农户贷款难问题,既要符合金融规律,又要符合农村特点

 

很多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者都对记者说过,这些公司真正服务于“三农”的可能性很小。有些公司在口号上提为“三农”服务,而更多的只是为了能让公司顺利通过审批。

 

为什么各类金融机构,包括小额贷款公司都不愿给一般农户和贫困农户贷款呢?

 

原因是成本高、风险大。成本高,在于农户的居住过于分散、环境条件各异,且需要的单笔贷款额度小,一般为几千元,这相较于城市里单笔几个亿的贷款,成本要高出许多,但利润却少得可怜。风险大,在于农户贷款的无担保,无抵押。

 

“我们解决这部分农户的贷款难问题,既要符合金融规律,又要符合农村的特点,不能只按金融规律来做。”

 

2008年底,中国扶贫基金会为了更加有效地开展小额信贷扶贫项目,成立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来专门负责小额信贷项目的管理和实施。据统计,目前中和农信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公益性小额信贷机构,项目覆盖全国13个省的53个县、980个乡镇,有员工近700名,其中信贷员400多名。

 

之所以走公益化的道路,是因为“公益性小额信贷组织不以盈利为最大目标”。被称为我国“小贷信贷之父”的杜晓山将小额贷款公司划分为福利主义和制度主义两大类,福利主义完全不讲机构的可持续,而制度主义则要求收入能够覆盖成本。

 

在段应碧看来,机构一旦商业化,一旦有营利性股东,就必须赚钱,要赚钱就要尽可能的降低成本,为了降低成本就会对客户进行选择,“所以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解决不了这个事儿,他们都要盈利,你无法想象他们有400多个信贷员,成本会怎样。”

 

记者曾跟随中和农信进行过实地考察,中和农信只在每个项目县设立办公室,基层信贷员都是流动办公,一个人管十几个村,完成一笔贷款的发放回收,信贷员需跑上十几次。农民白天要在地里干活,信贷员的办公时间大都为早晨8点以前,晚上8点以后,从这一点来看,大型商业银行做好这件事儿的可能性不大。

 

段应碧说,贫困农户的问题只能走公益性小额信贷的路子,我们的路子就是不以赚钱为目的,中和农信没有赚钱的压力,只要能覆盖成本即可。

 

据了解,中和农信首次单笔贷款的上限为8000元,平均贷款年利率13.4%,毛利只有1%到2%。国际上的主流观点认为,单笔放款额小于或等于本国本地区人均GDP的2.5—5倍的贷款,可以称之为小额信贷。按照我国实际,单笔贷款大约10万元以下的可称为小额信贷。

 

如此看来,中和农信做的是真正的小额信贷。

 

用好机制寻找新出路

 

政府、银行、企业三方联合,发挥各自优势,是解决农户贷款难的有效模式

 

除了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小额信贷项目,当前我国还有很多机构也都在探索小额信贷的发展模式。如早期引发关注的“我开”,主要利用国外的公益机构和单个捐助人获得资金支持来帮助农户;如以网络P2P模式运作的“贷帮”,也将服务对象确定为普通农户。

 

段应碧认为,无论哪种模式,都是对小额信贷在我国发展的有益探索。而中和农信发展成为国内最大小贷公司,自动瞄准机制、信贷员薪酬制度及严格管理是其三大优势。“我们单笔贷款的额度小、利率高,还麻烦,能从别的地方贷到款的就绝不会来找我们,我们也没想做得多大,就只贷给最困难、最需要的农户。”

 

据记者了解,中和农信的信贷员从当地选拔,对村民都较为了解,底薪800元,有五险一金,若贷款的客户越多、数额越大、还款率越高,工资也就越高。如果一名信贷员有三、四百个客户,每月可以拿到5000元左右。此外,管理上的严格也保证了该项目30天以上的逾期率在1%以下,北京总部可以根据内部的电子系统及时了解各项目点的进展情况,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新成立一个项目点需要资金2000万元,我们现有大约只有7个亿的资本金,这个钱可能是大银行一笔贷款的钱,中和农信这个舞台对于农村的巨大需求来说还是太小了。”段应碧表示,“从实践角度看,这种模式是可以复制的,慢慢地应该由政府来做这个事儿,扶贫还得由政府来抓。”

 

对于此模式的推广,段应碧给出了一个思路:可以按照《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在全国划分的贫困片区中,由政府支持成立专业化管理机构。地方政府拿一部分钱作为财政拨款,充实资本金;大银行有吸收存款的优势,按基准利率给予批发贷款,它也实现了盈利;中和农信可提供培训、技术、审计、信息系统等方面的支持。

 

具体操作起来,政府可用扶贫资金做资本金,然后指定一家银行,如农行、农发行,通过发行金融债券、信用债券的方式批发贷款,或者干脆成立农村信贷基金。同时,要有一定的税收优惠,大银行在资金和技术两方面提供支持。

 

“每个片区分别成立专业小额信贷机构,限定单笔贷款额度,不能给利润指标,但必须保本。”段应碧强调,农村的事儿必须有人盯准,不要一下子铺开,要稳扎稳打,不能做太快。如果政府下决心搞起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原文链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bank/h/2012/0227/c227925-4087617369.html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成功!感谢对我们的支持。